2007年4月26日 星期四

能力越大,笑點越大─評《奇魔俠》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阿鬼如是說。這下子可苦了電影裡能力很大的超人型英雄們。除了一定要行俠仗義之外,不是要跟自己該不該使用超能力而掙扎、就是要為了應付想利用他們的人而受傷。因為在螢幕前的觀眾胃口實在越來越大了,除了想看壞人無論如何都要在最後被痛扁一頓外,也想要主角「親民」一點、有人性一點,免得太過神聖化讓人無法認同,結果就是看個起人電影也不免沉重起來。「英雄總是要承受孤獨的」,大家出了電影院不免要如是感嘆一番,好顯示這部片子具有多麼深刻內涵。

然而,《奇魔俠》(Krrish)的出現告訴我們行俠仗義是多麼快樂的事情,儘管片子裡也有奇才被反派利用的痛苦、也有顯示/隱藏自身光芒的掙扎、也有正邪之間牽動世界命運的對抗,但是透過誇張但認真的歌舞排場、武打特效以及演員表演,整部電影的基調就像赫里辛克(Hrithik Roshan)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一樣,一派天真的歡樂氣氛。如果所有的超人電影都要等到惡魔黨被擊倒的那一刻才算是以喜劇收場,那麼《奇魔俠》就是打從第一個鏡頭開始,就宣告它圓滿的喜劇性格了。

不要誤以為這部片子充斥著《摩登大聖》式的無厘頭笑料,或者變成《史詩大帝國》這種以仿擬為惡搞的橋段。《奇魔俠》的劇情是認認真真依著好萊塢類型電影的公式在編寫的,由復仇與感情兩條線相互纏繞依附,並且先後在影片四分之三處達到轉折的高潮;還不忘在影片開頭埋下一個伏筆,到了後段來個角色正邪型象大逆轉。就連主角初從印度來到新加坡後的街頭偶發支線,都相當貼切的,在主線進行的過程中適當插入,扮演功能性的角色。就是這樣正經八百的劇情,配合幽默的表現方式,也才更展現了一種後現代式的拼貼趣味。

值得一提的是,在主角克里許(Krrish)的設定上,也有拼貼的痕跡。除了天賦異秉是來自於「超人」(Superman)樣版外,他的性格也合乎「泰山」(Tarzan)這個典型。大部份超人電影的主人公都具有一種都市情結,因為都市比較容易形成藏汙納垢的犯罪淵源,而都市也才有足夠的人口碰到麻煩讓超人們大顯神威。於是超人們大多足不出城,註定永遠在大廈車陣間穿梭,頂多就是跑到惡魔黨頭頭的別墅山莊。克里許倒是罕見的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是在印度鄉間發威,而且特殊能力之一還是與百獸溝通的能力;到達都市後,有些言行、動作也刻意突顯他與城市格格不入的一面。台灣將他的稱號譯為「奇魔俠」是否忠於原味不知,但這個「奇」字倒也不違角色形象。

能夠將這麼多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巧妙融合,沒有半點牽強讓人生厭的斧鑿痕跡,不得不說導演雷克斯(Rakesh Roshan)的功力。事實上,《奇魔俠》展現的就是一種創意,一種將平凡泛濫的舊材料炒成讓人印象深刻的菜色的能力,與時下網路族群喜好的「KUSO」惡搞式再創作文化是相當契合的。如果過於嚴肅的想從電影裡並未深入發揮的情節裡討論親情與愛情的對立、討論人性的善惡、討論改變未來的時間哲學等等議題,反而會對體會電影創意的部份造成阻礙。看夠美國式的超人英雄們之後,不妨來看看不同文化創造出來的新超人形象,徹底顛覆僵化的腦袋思考。

1 則留言:

reke 提到...

學者寫信給我說要引用文章當作媒體公關稿,很虛榮的觀注幾天都沒有看到,後來發現原來在這裡:
http://www.im.tv/Vlog/personal/554049/1531139
難怪最近在Google的分析裡看到有訪客是從im.tv被推薦過來的。(話說回來,也只有一個連結,該不會是片商測試連結才連了一次吧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