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弒情之書-評《刺客聶隱娘》

在唐人傳奇裡,《聶隱娘》不能算是很好的作品。以故事來說徒具奇思異想,但是結構缺乏經營,讀起來很難理解為什麼要把這幾個事件湊在一起。這樣的故事要改編成為電影,怎麼製造張力就會是第一個難題。

導演侯孝賢的名頭拿出來,比較熟悉台灣電影的觀眾在進場之前或許已有心理準備,他不太可能把這樣的故事改編成緊張刺激的武俠動作片。果然,《刺客聶隱娘》只有極少又極難的文言文對白,又有大量緩慢的空景或遠景鏡頭,加上不符合商業電影邏輯的剪接,完全不會是觀眾容易入口的味道。尤有甚者,標題在聶影娘前加上「刺客」二字,但是除了片頭的龍套,聶隱娘沒有執行半個「暗殺」任務。在舒淇少少的台詞裡,竟是一句「弟子不殺」最讓人印象深刻。

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作者的想當然爾-評《逆轉勝》

《逆轉勝》最大賣點當然是溫尚翊,但透過已經有一部大銀幕作品的黃姵嘉來觀察,其實比較容易討論這部電影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

劇中黃姵嘉飾演的撞球天才少女小香,是過氣球王謝雙丰 (溫尚翊飾) 的姪女。對於這個小時候教她打球、讓她走進撞球世界,長大卻成為落跑酒鬼的叔叔,小香這個角色有怨恨也有親情懷念。故事中有一場很重要的戲,是在小香世界大賽冠軍戰落敗後,家裡的撞球館被抄時,忍不住對提不起勇氣反擊的叔叔開罵。在這場戲之前,叔姪之間的關係是漸進的改善,但是讓兩人合作目標:奪冠、還債,卻剛剛宣告失敗。因此,這場戲將兩者間潛在的矛盾爆發出來,理應是重要的高潮點,也會是演員表現的最佳時刻。

2014年11月1日 星期六

太陽…依然很遠-評《太陽‧不遠》

立法院的地理位置並沒有距離華山藝文特區很遠,看完《太陽‧不遠》之後騎著車,不消幾分鐘又「路過」了當初太陽花學運發生時,我自己睡過的青島東路。紀錄片喚起了記憶中的影像,相較之下,眼下的青島東路已經雲淡風輕。無論對這個事件的態度是支持、反對、同情或者無感,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場運動對台灣的社會具有高度的影響力。最可以確定的是與中國的服貿協議至今卡死在立院,還有一個監督條款擋在前方;其他的影響則是眾說紛紜:有人說它撼動了藍綠板塊,也有人把後來的捷運殺人案算成學運責任。學生們攻入立法院議場時打的旗號是反服貿,然而這場運動後來現場關注的議題其實是多元的,結束後得到的評論也是多元的。

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超越與悲憫-評《看見台灣》

《看見台灣》在台灣登上大銀幕的首周,就面臨到《雷神索爾2》的強力壓境。本土、在地的真實,大概很難與外來的虛構英雄一爭長短,但是,《看見台灣》片中所揭諸的危機,卻不是一個英雄發威就可以除去的。觀眾對於電影的選擇,當然是種不宜分高下的自由;然而在電影的文本之外,這樣的風氣似乎也說明了,為什麼電影裡的台灣會出現種種令人怵目驚心的畫面,而身為台灣人的觀眾,卻大多渾然不覺。

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兼愛勝親親-評《環太平洋》

《環太平洋》(Pacific Rim) 在講一段壯烈的人獸大戰歲月,儘管打鬥佔據了這部特效爽片絕大多數的時間,不過片子放在曾經拍出《羊男的迷宮》(Pan's Labyrinth)的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手中,古板的災難片裡也還是看得到一些暗喻的趣味。

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劉若英《親愛的路人》:觸角廣泛、表現參差


《親愛的路人》距離劉若英上一張專輯有三年,據說經過一年半的籌備,大致上整個曲目的在音樂方的探索的觸角很廣,是值得肯定的。有找來前張專輯合作成果不錯的陳韋伶獨當三首撐起主旋律,陳小霞、陳綺貞、許哲珮與徐佳瑩,幾位不同世代的創作才女也分別繳出了各自擁有獨特風格的作品。也有前脫拉庫的主唱張國璽、合作過《一輩子的孤單》的深白色等等。

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拍電影沒那麼容易-評《港都》

《港都》基本上是看預告就覺得會是爛片的電影,但是衝著周守訓由立委轉戰電影導演的噱頭上,還是讓我忍不住好奇之心進場想要親眼見證會有多可怕。平日基於尊重電影而不肯在影廳內飲食,倒是在買這張票的同時順便點了爆米花套餐,抱著進去等著看這部片到底能玩出什麼把戲。

非科班出身當導演其實一向不是台灣觀眾很在意的事情,周杰倫跟九把刀的作品甚至在口碑跟票房上都有相當不錯的成績。《港都》的問題出在導演,但是這肯定跟周守訓原本在做什麼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整部電影呈現出來的毛病已經不是「技術瑕疵」,而是絲毫沒有電影的感覺,好像一個第一次拿到攝影機的人隨便亂拍的東西硬要湊成堆。片中從劇情、人物、配音、配樂、剪接、攝影,無一不崩壞,實在叫人「嘆為觀止」。

2013年2月18日 星期一

演員到位,支線飽滿,主題虛浮-評《志氣》

《志氣》海報在走進影廳以前,我十分擔心《志氣》會背著許多包袱。第一個包袱是郭書瑤那種賣萌的形象,是否能有足夠的說服力去演出一個粗勇的拔河隊體保生;第二個包袱是本片選擇「台灣之光」式的運動題材,令人懷疑會不會過度地賣弄熱血,反而使人冷感;第三個包袱則是會不會跟者台灣這幾年電影的風向,故意賣本土、賣笑料。這些包袱,身為新銳導演的張柏瑞不能說完全丟掉了,但是也沒有完全背上身,讓電影的腳步走得雖然不夠輕盈,但是還算是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