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5日 星期日

狗尾續貂與反高潮─評《鷹眼》

《鷹眼》海報電影世界之所以迷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對於觀眾情緒操控上的力量。導演無論使用影像、聲音還是故事劇情哪一方面的技巧,只要能夠精確地讓觀眾陷入無可自拔的興奮、恐懼、感傷等等反應之中,就可以讓人忘卻其他層面的毛病,盡情地為電影叫好。

所以說,《鷹眼》(Egale Eye)讓我盯著螢幕訕笑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在劇情的構想上拼貼了許多電影的影子。雖然說,不管是人工智慧過分堅持程式步驟,進而脫離人類掌控的劇情,還是泛濫的通訊設備反噬人類生存自由的恐慌,都是已經被開發得相當成熟的題材,老經驗的觀眾或許可以輕易地預測劇情的大方向;甚至於,有些小橋段(例如提款機餘額不足,然後突然變出大筆鉅額)更是讓人似曾相識。不過,當電影的前半段透過快速的、多角度的運鏡在呈現飛車追逐的場面,或是透過不斷突然插入路旁監視器的畫面來回應母題時,貧乏又老套的劇情還不至於引發任何疏離的感受。

然而,當劇情進入後半段,由刻劃男女主角被操控的無力、恐懼還有被警探追逐的恐懼中慢慢開始轉向解開謎團、反抗操控力量的時候,《鷹眼》的表現只能用混亂二字來形容。尤其是情感的刻劃總是出現天外飛來一筆的怪異現象,最令人感到無奈。

比方說,當男女主角二人待在軍機貨艙裡的時候,由於劇情暫時無法進展,因此在劇本的設計上,這段時間以較緩和的步調讓女主角略訴心路,在緩急之間的控制尚稱靈巧;然而,突然冒出女主角倚向男主角胸膛,而男主角深情許諾的動作,已經令人感到有些莫名奇妙。這個小動作延續到了片尾,則出現了整段根本是狗尾續貂的場次。兩個陌生人共同經歷大劫,產生患難之情是理所當然;然而,在整段劇本都未妥當地將男女主角的情感導向男女之情的狀況下,末了男主角又是對女主角的孩子示好,又是和女主角之間出現曖昧的互動,無論如何都讓人覺得不對勁。

《鷹眼》劇照:西亞李畢福、蜜雪兒摩納漢
上述的毛病其實還只能算是次要的失誤,最令人感到扼腕的一點,還是莫過於為了正義必勝的信念,將男主角從鬼門關前拉回來。這不但讓電影對於男主角背景的設定一下子變得無趣,同時也大大地削弱了電影所以傳達的信念。

在男主角傑瑞蕭(Jerry Shaw,西亞李畢福 Shia LaBeouf 飾)的設定上,給了他一個積極進取的雙胞胎哥哥,而他總是被哥哥拉著腳步前進。呼應在劇情上,傑瑞被牽引到接近鷹眼系統,最後必須阻止其陰謀,完成兄長未盡之功。這樣完整的呼應設計,到了傑瑞蕭為阻止爆炸,對空鳴槍,最後身中數彈倒下時,可以說發展到了極致。因為他的哥哥在劇情設定上,也是為了阻止鷹眼而身故,若是傑瑞的戲份到此為止,讓他能在成功突破自我的絃爛時刻瞬間隕落,配合後面閃過哥哥替他歡呼「你做到了」的回憶片段,將會成為最令人動容、唏噓的高潮。可惜的是,編劇到了這個時刻卻捨不下角色,以致於傑瑞最後犧牲的力道變得廉價,也和他心中尊敬的哥哥漸行漸遠了。

如果說發生在男主角身上的反高潮劇情,是為了維護正義不敗的信念,那還勉強還稱得上是個理由;而發生在反派角色「鷹眼」身上的反高潮,除了編導之間的才拙力窮外,我很難再想到其他開脫的理由。鷹眼系統在電影前半段的時間,對於人性的掌握,對於速度、動作的運算都極其精準;不過,當人類開始進入它的核心,並且試圖拆除硬體、干擾運行的時候,系統卻彷彿除了追殺男主角、控制女主角的行動,和消極的動用自保程式之外,似乎完全失去了掌控全局,利用許多不知名的小人物來協助它完成計劃的能力。最糟糕的地方莫過於,如此高明的人工智慧最後居然自行將弱點暴露在敵人面前,讓自己輕易地被最原始、最簡單,最共通的方式毀壞。於是,男女主角花大筆力氣對抗的、觀眾提心吊膽在憂慮的事件源頭,一下子變成根本無需處心積慮應付的蠢蛋,完全消弱了前面花大半時間鋪陳的氣氛。

即使不要求電影內容有深刻的哲學思考,單純只以情緒上「爽」的程度來討論,《鷹眼》也只做了半場多一點的好戲。那麼套用電影開頭的劇情,如果觀眾的任務是要進戲院看一部「優秀動作片」,《鷹眼》與它相符的程度只有 51%,行動計劃是建議取消的。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覺得很好看阿,那種劇情老套,可是拍的很好阿 還有情感的部分,你也不能斷然說它是愛情,最後她親的明明就是臉頰 我覺得重點又不是在那些部分 還有是母體不是母題
電腦是人做的本來就不會盡善盡美,而且當發展到後面,在強的電腦也有運算極限,事情的發展本來就會逐漸失去電腦的控制,程式本來就是人寫的阿 再片子裡的電腦又不算是完全ai
不然它幹麻卡在生物程序,憑它的力量絕對可以輕易的處理這個問題,而且咖啡那段我可是從來沒看過喔,妳怎能說它變弱了 它只是處於一種語意出問題的情形,未能完全符合人類的期待,可是又有自我執行的能力,它等於是一台綁手綁腳的電腦
你自己想 人類再製造它時幹麻刻意把它製造成無堅不摧阿,人類原始的用意本來就沒有要把它設計成殺人凶器阿,所以我說這是語意錯誤,而且這台電腦同時要處理全美國的資料再進行同步運算,最後還要處裡那細微的人為部分你也太高估電腦了,你要記得電腦是人做的

匿名 提到...

有一個地方我講錯了,應該是人類再製造它時幹麻刻意把它製造成絕對不會被中止或被破壞,它是可以被中止的,只是人類沒想到它其他的能力會來打亂這個程序 那個很重要的部分被你說的好像一文不值,可是如果你有好好想清楚你自己說的那個老套的優先程序,妳後面就不會有那一番談話了

reke 提到...

to 匿名:
1.我沒有斷然說男女主角有愛情,就是因為沒有愛情,所以男主角去記得對方孩子生日這件事才會變得曖昧又奇怪。因為這個動作在電影裡,往往在暗示此人將取代父職的位置。
2.「母題」不是指電腦的母體,是指電影最主要的、最核心的想法。這部電影的主要概念是在談通訊發達對人類自由的戕害,所以那些監視器材就是在回應電影的「母題」。
3.電腦不用無堅不催,但是以片中的電腦前面對人類行為的精準拿捏來看,她大可以再憑通訊能力叫進一群莫名奇妙的民兵。事實上這部電影前面最引人入勝的,就在「市井小民都可以變恐怖分子」的部分,而後段對決時卻少了這項特點。
4.就算為了時間因素,所以沒有控制民兵來亂,以這台電腦的能力也不應該自己把要害送上去給女配角捅爛。這種最基本的人類行為預測能力都沒有的話,她又怎麼可能算準主角會去看旁邊人的手機是不是打給他的呢?我沒有高估電腦,我是用電影前半段描述的能力在看這個角色。當然啦,後頭電腦有因為硬體的破壞而減緩執行速度,但是減緩執行速度是讓動作遲緩,而不是算出錯誤的結果吧!

好不好看,當然您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不過回應文章可要看清上下文啊!我講的老套是哪裡、變弱在哪裡,什麼是母題,受詞都要搞清楚啊。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