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1日 星期四

周星馳的猶豫─評《長江七號》

《長江七號》海報這一次,周星馳可能不只要讓期待他搞笑的人失望。

身為一個長期以來被定型為華語電影諧星經典地位的演員,周星馳在2004年《功夫》成功的進軍好萊塢之後,似乎也面臨到尷尬的時刻──表演戲路的轉型。經過了三年的沉潛,這回搶在農曆年檔期推出的《長江七號》,可以讓人明顯的看到轉變的野心,少了過去經典、辛辣的搞笑台詞,取而代之的是僅有淺淺的消遣自己過去的作品,將劇情的主軸轉向情感經營的路線上。

對於任何一個藝人來說,轉型當然可能是登上高峰的轉機,也可能是從此被市場拋棄的危機。或許是因為這樣的不確定性,讓星爺在《長江七號》裡表現出猶疑不定的迷惘,在劇情節奏的控制上也大亂了套。回顧過往周星馳的代表作,無論是《齊天大聖東/西遊記》、《食神》、《少林足球》、《上海灘賭聖》……我們可以列出一長串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經典片段:或許是泣不成調的「情和義、值千金」、或許是孫悟空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絲糾纏。過去搞笑的周星馳從來沒有妨礙劇中的催淚效率,偏偏在收斂許多無厘頭笑料的新片裡,我必須很嚴格的說,周星馳栽了跟頭。

《長江七號》劇照 張雨綺 徐嬌道理其實不難理解,在《長江七號》裡,催淚片段主打的是父子之間的情感,很可惜這分情感在片中能夠表現的地方不多。大多數的時間像是在看「周小狄童年日記」,窮人家孩子在校園中遭受的歧視、排擠形象鮮明,與同學的互動和對「長江七號」的狂想也頗能充分利用過去周式笑料建立的經典形象。電影中似乎試圖透過玩具的比較以及張雨綺飾演的袁老師穿針引線,將孩子的校園生活與家居的父子情感做連結,可惜互動之處實在薄弱,到最後只好各自為政。

其實這個毛病在前作《功夫》裡已經略見端倪,《功夫》中周星馳對於「神鵰俠侶」的感念已經讓觀眾覺得轉變太突兀;這次《長江七號》雖然沒有情緒轉換上的問題,但是對於情感的鋪陳反倒沒有過去來得精準。

至於笑料的部分,雖然周星馳有意淡化這項「特色」,但或許是想討好衝著星爺笑名入場的觀眾,實際上搞笑的片段在電影裡時間並沒有減少。只不過周星馳本人從較為誇張的橋段中淡出,把這個重責大任交給周小狄(徐嬌飾)和他的同學們來擔綱。從成品來看,這個策略有些失敗。徐嬌的表演已可稱得上是天才小童星,在某些片段都稍嫌吃力,惡霸三人組和小狄的小情人就童真有餘、笑果不足了。至於由成人擔綱的恐龍妹,固然能把詼諧感發揮到十足十,可惜戲份最少,讓人有些意猶未盡之外,更有淪於功能之餘。

《長江七號》劇照 周星馳、徐嬌過多雜亂的支線,除了讓《長江七號》在催淚和搞笑兩方面都猶如隔靴搔癢之外,在人物的刻劃上也變得欲振乏力。周星馳自己飾演的落魄父親形象雖然稱職,但是引發劇情高潮的那場意外,卻沒能有效的與疼愛孩子的部份連結起來,錯失了讓角色深化的良機。袁老師的角色犯了跟《功夫》裡的黃聖依一樣的毛病,存在感全無,卻硬要在高潮戲碼來段呼天搶地的哭戲,已經略嫌做作,後頭與星爺來個若有似無的湊對遊戲,更是狗尾續貂的老梗。最後,就連榮登片名寶座的「七仔」,雖然與戲份十足,也充分的賣弄了可愛之處,但是「超能力」影響到劇情推進的地方太少,導致能力的設定很特殊,卻與恐龍妹一樣太過功能性,顯得匠氣,彷彿只是為了把結局拗回來才存在的大絕。

亟欲擺脫過去包袱、又不敢放棄過去輝煌,周星馳的《長江七號》展現出矛盾思維下造成的紊亂。進退失據的星爺不再能給我們朗朗上口的經典台詞,也很難建構出色的新劇本思維。做為每次打開電視逢周必看的影迷來說,只能期待星爺能像好萊塢無厘頭喜劇天王金凱瑞(Jim Carrey)一樣,出現一部叫好叫座的《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帶給觀眾不一樣的新視野。

《長江七號》劇照


4 則留言:

Joan 提到...

當我看完長江七號後
有種應該要看更久一點的感覺
周星馳在這部電影強調溫馨感人和搞笑
但我卻只有感受到一絲絲
就像是飯還沒吃還沒夾菜吃肉只拿起筷子就結束了一餐
感覺上周星星遇上了瓶頸或許這就是這部片要拍三年之久的原因
中途雖然偶有搞笑卻力道不足
七仔雖然有夠可愛卻魅力不足
徐嬌雖然演的不錯卻感覺和周爸爸的感情不深
張雨琦似乎像跑龍套的哭的那一幕如您所說的轉的太硬了
整體來說長江七號似乎沒有達到真正的高潮

reke 提到...

嗯,加個十幾分鐘的戲,會讓這片更好。
有人說這叫平淡的小品,但是小品應該還是要有高潮的。

一翁 提到...

融冶星爺的背景思考,對情節及角色功能拆解有致,一篇精彩的影評

本想寫一篇影評的,筆至紙半才感功力不足,故網上亂搜,以求參考,找到reke的高作,佩服不已

長江七號如reke所說技術上失分,難登大器,亦能笑,能哭,老少咸宜,不失悠閒小品

林中精灵 提到...

影片的收放不够自如,感觉该展开的没有展开,而该收住的没有收住。而结尾的突然大刹车让人忍不住瞌睡连连。。。